网球大师赛竟闻谢亚龙下课 球迷雷语助柏衍躲过赛点

2020-04-09 11:53:54 7514

  

纳达尔
费德勒
德约科维奇
穆雷

  本版稿件均由晶报特派首席记者朱健发自上海

  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、费德勒、穆雷——网坛四大巨头在昨日的上海大师赛齐齐亮相,并集体获得胜利。这是连四大满贯赛事上都难得一见的群星璀璨。

  纳达尔:擅长“躲猫猫”

  “咔嚓咔嚓”,摄影师们开始按动手中的长枪短炮。世界第一来了,在新闻官的陪伴下。

  剪了短发,剪断了牵挂,纳达尔的确显得更为精神,精神到大伙几乎都忘记他之前留长发时候的样子了。

  摇滚青年成了海报上的记忆,这个人多了几分“一哥”的稳重。在金满贯之下,是纳达尔技术上的超越,他超越了所有的质疑和地域、场地之间的界限。

  “你面前的那个人,长大成人了,现在是天王了。”我在心里告诉自己。

  好吧,天王正襟危坐。在有着“上海劳力士大师赛”这样的背板前,带着点小疲惫和小懒散。这也难怪,他最近忙得很:在泰国杀入四强,在东京拿到冠军,之后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到上海,又在昨日以两个6∶4战胜瓦林卡,拿下大师赛的首场胜利——甚至偷看了昨晨欧洲杯预选赛西班牙与苏格兰的比赛。

  在问到“tired or not(疲惫与否)”的提问,他立刻坐直,坚决否认自己累了,“我在体能上没有问题。你知道一个网球选手并不只要关注网球场内的事而已,赛季太漫长了……”

  抱怨归抱怨,纳达尔总是纳达尔。他在某些问题上学会了避其锋芒——我的意思是,他变得更精明了,会“躲猫猫”了。所以,你很难听到他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肆意批评什么,而是能够设身处地地去为别人着想。“换成我也没办法设计出一个更好的赛程来。这真的没法做到,不是吗?亚当(ATP首席执行官)已经做得不错了,他知道之前的赛季过长,希望有所改善。”

  而且,在敏感的“世界第一”话题上,他也显得准备充分。以至于,他不会狂妄到以为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最强悍,他说自己只是万千球员当中的一分子,成绩好一些实在是没什么可骄傲的,“每一个球员都有自己的巅峰,但要让自己总站在最高处,这并不容易,对吧?”

  费德勒:和谁“掰手腕”?

  训练场、新闻发布会、比赛场……无论在哪儿看到费德勒,你总觉得这个人正发生改变。最终,这种疑惑逐渐变得清晰并确定——他比以往更勤奋,也更沉默,埋头苦干着,像是在和命运掰手腕。

  在与伊斯内尔的比赛中,我们看到了一个“全新”的费德勒,他拥有更华丽的动作(一次惊艳的胯下击球),更沉静的表达(脸上似乎没有展露任何悲喜),以及最致命的——更咄咄逼人的杀气。

  2∶0轻取对手,在很多人意料当中。毕竟瑞士人在过去几年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极高的标准,这要求他必须在年终有出色的表现,才能让这个艰难的赛季达到合格的分数。

  这就像是一种证明,描述再精确一些——是在悬崖边的自救。作为拥有现役球员中大满贯单打头衔最多的球员,费德勒近来的表现无法让人信服,球迷发现,他们逐渐在适应没有费德勒的大满贯决赛了。

  “我现在训练更加刻苦,会去打那些我愿意去参加的赛事。已经达到的成就不断地激励我,让我想要做得更好。”很明显,他没有失去对网球的兴趣,反而是更加积极,“我没有任何问题,每一次都可以在千万人的注视下打球,我非常开心。”

  穆雷:学会“丢沙包”

  不苟言笑,少年老成。有人说,这样的穆雷就像球场上移动着的“僵尸”。

  但就我观察,穆雷同学脸色苍白不假,但离“僵尸”这个级别的生物,还是有一段距离。

  首先,他心地善良,满是暖意。即使以两个6∶2击败中国小将柏衍,轻松晋级十六强,但赛后的评价,穆雷依旧充满了对“追赶者”的尊敬。“他(柏衍)今年才打了八九次比赛,能够进入400位,他的成绩已经很不错。如果他来自英国的话,我相信整个国家都会对他的表现感到很兴奋。”

  其次,此人谈恋爱非常有一套。去年年底,女友金愤然和他分手,这让穆雷痛彻心扉,在今年法网的时候,他破天荒地为自己做了个爆炸头,还在接受采访时演唱了一首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《我想要你回来》,女友终于被打动了——这不,到了温网,金又出现在看台上,姑娘眼睛依旧柔情蜜意。

  还有,这个小伙子从未放弃心中的目标——“做到最好的自己”。尽管目前穆雷的世界排名高居第四,但实话说,快过去的这个赛季对他而言,可谓惨淡。

  于是,他正在学习如何“丢沙包”,把压力卸下来,轻松应付上海大师赛以及即将到来的伦敦总决赛,“说实话,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,这种基因在血液里奔腾。但与以往不同,我正在以更为放松的状态去迎接各种挑战。”

  小德:拒绝“扮家家”

  男子网坛从来不乏偶像派球员,既有出彩战绩、又有俊朗外形的高手总能聚拢大量粉丝,若是还有点口才,不时蹦出点独家语录,再加上恰如其分的模仿能力,那就更能拉动人气。

  所以,当某女记者肆无忌惮说“我就爱小德,就爱小德”时,我并不惊讶。这并不算啥,据说在之前新闻发布会上,有女孩向小德公开示爱,说什么“一路从中网追随到上海”之类的话,入骨的表白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……

  别看小德平时没个正经,但说到婚姻大事,可叫个严肃,“婚姻不是扮家家,我退役之前是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。”

  说到这,还有个典故。小德一直相信婚姻是职业生涯的“杀手”,往左看是费德勒婚后萎靡不振的样子,往右看是罗迪克婚后一落千丈的惨状。说到底,还是事业心主宰了一切。昨日,直落两盘击败了柳比西奇后,小德表示,这场比赛是在上海一个很好的开始,对于本周的比赛,他很有信心,希望能够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。

  尽管四巨头是最晚抵达上海的,但是小德却是昨日首个登场的人,对此,他倒是并不在意,“晚出场还是早出场没什么关系,可以说,我现在身体上心理上,都处在很好的状态下。”

  中国小将柏衍

  未能续写神奇

  奇迹没有继续下去,在战胜斯泰潘内克后,柏衍却在穆雷面前,看到了与顶级选手的巨大鸿沟。

  昨日,在与穆雷的对决中,柏衍以两个2∶6落败。赛后,这位小将表示,“我与穆雷的差距很明显,全方位的差距根本没有赢球的可能性。”当然,他也表示,在赛中某些时刻,他兑现了承诺:给穆雷制造了一点小紧张。

  而另外一场比赛中,小将吴迪以1∶6和4∶6不敌中华台北选手卢彦勋。至此,中国内地男单选手已经全部告别了本届上海大师赛。

  □花絮

  “谢亚龙下课!”

  柏衍和穆雷的比赛在昨日下午举行,由于双方实力悬殊,柏衍很快处于困境。看台上某“爱国人士”真着急了,在柏衍的发球局,大吼了一句“灭了僵尸(穆雷的外号)。”

  好一片尴尬。过了一会,不知道从哪个角落,传来一句嘶吼,“谢亚龙下课”——一阵哄笑。

  噼里啪啦,雷焦了。好吧,我再忍。等到穆雷拿到第一个赛点时,后面又蹦出一个神仙GG,只闻他大喊一句:“信春哥呀!!”结果,这哥们还真帮了柏衍的忙——躲过了一个赛点,也把比分扳成了2∶5。而我呢,终于支持不住,轰然倒塌了。

  与上海八字不合

  的罗迪克

  罗迪克又退赛了!为什么说“又”呢?

  昨日与洛佩兹的比赛进行到第二盘,罗迪克提出要到场边接受治疗,并最终决定退出比赛。

  就像小石块投进了深圳湾,这个消息在新闻中心没有引起任何波澜。大伙似乎对此习以为常——罗迪克与上海的“八字不合”,他曾经因为种种原因失约上海,其中还有一次据说是因为恐惧长途飞行。

  让我们回忆回忆。2008年上海大师杯,他在输掉第一场小组赛后退出;2009大师赛上,罗迪克在比赛第一盘还没有打完的情况下又选择了退赛;另外,2005年的上海大师杯,他在赛前宣布伤退;2006年的上海大师杯,他在赛前训练时受伤,之后退赛……

继续阅读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